“行思坐忆”——如果要用四个字来描绘来到台湾的最大感受的话,我会选择它。来台湾的这一年,我思考了很多很多……
这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踏上一块陌生的土地,感受着这儿与众不同的另类的空气芬芳,感受着台北这座陌生的城市的独特气息。
我起初是坐船过来的,后来改坐了飞机。于是在这一年,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汪洋地浩瀚和蓝天地广阔。我永远也忘不掉第一次在一望无际的大海里,怀着远离家乡的惆怅,和还未到达的新地方的迷茫。人只要看到大海,就会感觉到自身的渺小,那起伏的海浪,宛如大海的呼吸,时而平缓,时而急促,好似在谱写人生跌宕起伏的乐章……
后来上了岸,到了学校好一阵子,好好欣赏了一趟这座城市,则又是另一番感受了。“安静、详和”是我对这儿最大的感受。我从未在家乡的哪个地方像这里这般宁静。这份宁静倒不是来自于这儿满满的人文气息,而是路边随处可见栖息在一旁的动物们——它们懒洋洋地躺在那里,或是悠闲地坐着,也不惧人,比起家乡动物们对路过地行人投来警惕和惊惧的目光,它们的目光却洋溢着安详,仿若在微笑。
这块陌生的地方分外友善,无论是可爱的动物们,还是商店里在我看来礼貌地过分的店员,结账前后都热情地向你表达谢意。人与自然恰到好处地交织在一起,其乐融融。
没有焦躁的匆忙的宁静的地方,能给人带来愉悦的心情欣赏这儿的美,却更提供一个令人静心思考的场所。“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思考和学习是并行的,有这么一个迸发人的思维的场所,怎么能够不学到一些东西呢?
思考了很多很多,也学到了很多很多。
我虽然报的是广告专业,但是同时受过文理科教育的我,除了对人文的景仰之外,还怀着对理性的憧憬。当我得知文化大学可以自由选专业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额外报《Linux系统运维》、《微积分》、《网际网络技术》、《Java程序语言》等多门选修课。“你为什么选这么多课?”每当同学这样问我的时候,我哑然,我只能简单地回答,“因为喜欢”。很遗憾,我没有办法向他们诠释理性殿堂所刻画的绝世美景。
在这儿,你可以在古朴的人文气息中,自由地翱翔于理性的殿堂,这就宛如一幅绝美地画卷,我心目中的“文”和“理”,从未像现在这般水乳交融——学“理”使人精密,学“文”使人深邃。而未来的发展,离不开理性。因为当下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令我们跨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我们此前也从未像现在这般,将计算机工具用地如此炉火纯青。各行各业都离不开它的身影。而理性殿堂的核心学问——数学,也更显得尤为重要。闲暇的时候,我会躺在床上,让大脑归纳整个数学体系,从最纯粹的数学概念“数”的开始,数论,是一切的源头,再到后面的“代数”。“几何学”的发展,将“数”和“形”美妙地融合在了一起,这个时候我们发现我们有办法去理解这个世界蕴含的奥妙——比如自然界中无处不在的“黄金比”、比如气候节气的变化。好奇心促使着人们不断认识和改造世界,于是在数学工具的帮助下,1686年《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经典物理学诞生了。为了了解一些一般规律,我们借助了“函数”模型,来刻画一些动态变化的东西。此后为了生产生活的需要,二维几何被延伸成三维几何,来研究空间中物体的联系与变化,再到后来我们也开始好奇N维世界的样貌。“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积累的思想,触动了我们对“微积分”学的研究,微小的东西不断积累,总会汇聚成很大的东西;很大的东西被无限细分,就变成了小到令人震撼的事物。这便是“微分”、和“积分”。圆形是很奇妙的事物,地球的截面是近圆形的、太阳系是圆周运动的、分子内部也是圆周运动的。而正是这个奇妙的图形,我们无法准确得知它的周长和半径的比例关系,而圆周率Π就此诞生,来帮助我们研究这个神秘的图形,而研究它的面积,我们也运用上了“积分”的思想。自然界中,声音是无处不在的东西,后来我们得知声音是“波”也是“粒子”,由震动产生并由震动传递,悦耳的声音总是令人愉快的,于是我们开始研究声音的规律,以440HZ震动频率的声音为基础,它的两倍的震动频率的880HZ的声音,在人耳听起来与440HZ频率的声音有奇妙的关联,它们听起来似乎一样,又有区别,于是我们以2倍为一个周期,将其12等分,每份和前一份的比值为,这样,人耳可分辨的声音便在频率上有了数学的对应关系,这是一个以440HZ为首项,公比为的等比数列,其产生的每一个频率的声音,都对应着音乐里的乐音,于此诞生了《十二平均律》,而440HZ的这个整数频率,也是音乐里音名为A,唱名为“啦”,简谱计为“6”的音符。数学和音乐,也产生了连结的纽带……于是我们又开始研究按着固定规律变化的数的规律,这便是“数列”。为了研究生活中一些不确定事情发生的可能性,我们学习“概率”;而“三角函数”和“极坐标”也给人们的航海等事业提供了许多帮助……
……这个奇妙的世界还有许多值得我们探索和发现的地方,很高兴在这个宁静、安适的岛上,我的所有知识串联了起来,这或许便是我最大的收获了吧。我学习了很多很多,也思考了很多很多。

来台北念书已经好一阵子了,我的个性毫无意外地决定了我深居简出的学生日常。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意外获得了一张“双层观光巴士”的车票,使得我真正近距离地接触了这个安详,静谧而美好的城市。

时值3月,夹杂着泥土芬芳与淡淡花香的早春的气息洋溢在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顽皮的冬天还留着对这儿的最后一丝留恋,然而头顶那一缕春光带来的暖意却早已让人们脱去了身上御寒的衣物。闲适的午后也随着饭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的一阵阵闲聊拉开了帷幕。

“嘿,翎栩,我们下一站去哪儿?”,耳边传来同伴兴奋的声音

“咕呜……好像是……对,大恩森林公园……”,嘴里还塞着永康街小吃的我含糊不清地答道。真的太惬意了吧!坐在双层露天观光巴士的我们,一边迎着和煦的春风游览着这难得一见的气象万千的城市,一边咋着嘴巴品尝着一路上顺手买来的被我们称之为“绝食美食”的各类小吃。片刻,车子便很快在一旁停了下来,同伴一边欣喜地掏出手机,一边将嘴里还剩最后一口食物的我扯下了车。

这座城市出乎意料地“静谧”。我之所以这样称谓,是因为路旁随处可见的各种动物,比如胖乎乎的大鸽子,或者比我家乡的野狗大两倍的“田园犬”,都安闲地在路旁地草丛里栖息。它们似乎毫不惧人,哪怕是你主动靠近它,它也只是懒洋洋地瞄了你一眼,便将目光转向别处。(喂,这哪里还是动物,这分明是午后在公园躺椅上晒太阳地老人嘛!)我不由地想起家乡地动物哪能有这般光景,你即便是悄悄靠近它们,而后的场景用“鸡飞狗跳”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它们的表情分外安详,带着浅浅的笑容,同我家里的那些小妖精警惕的神情比起来,仿若是来自另一个世纪的生物。

这不,连我也不禁掏出手机,记录下这美好的一刻。

相比家乡的各种大型公园,这个森林公园并不是特别大,但是想要一口气走完也要耗费些许功夫,如果你也像我一样有点小路痴的话,或许需要耗费更多的功夫,幸好有伙伴在身旁,倒也没有发生那些奇怪的尴尬场面。公园里有各式各样的“巨型”卡通风设施,倒是别有一方风采。比如我随手拍到的这个小列车,以及这个泰迪熊协会的人偶娃娃。

我们沿着公园的小径漫步,同伴突然别过头来问我“有没有发现这儿的建筑都十分古朴?”。确实,这儿俨然就是一座古城,相比起现代建筑风格的建筑,更多的是以前的古建筑重新翻修,洋溢着满满的历史感。有时候穿梭于那些紧凑的小巷,仿若步入时光隧道回到了19世纪一般。静静望着岁月在这些建筑上的点点滴滴,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名慈祥的老者,向你娓娓道来他的那些往事——它们都是有故事的……

很快我们兴致盎然地回到站台,等候另一辆的双层观光巴士接我们抵达下一个站点……